请百度搜索合肥诉讼网关键词找到我们!

律师文书

合肥市政府征收土地不履行法定职责一案上诉状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12/8     浏览次数:    

行政上诉状

 

上诉人(一审原告):王道梅,女,住安徽省合肥市瑶海区

上诉人(一审原告):钟以兵,男,住安徽省合肥市瑶海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祖斌,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合肥市人民政府,住所地安徽省合肥市政务区合肥市政府大楼。

法定代表人:凌云,市长。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合肥市自然资源规划局,住所地安徽省合肥市政务区怀宁路1800号国土大厦。

法定代表人:储昭海,局长。

 

上诉人不服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皖01行初294号行政裁定,现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

1、判令撤销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皖01行初294号行政裁定书,改判发回一审法院继续审理;

2、判令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上诉理由:

一审法院事实认定与适用法律错误。

第一、被告合肥市人民政府是本案法定补偿安置主体。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国家征收土地的,依照法定程序批准后,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予以公告并组织实施。该法第四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征收土地的,按照被征收土地的原用途给予补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征收土地方案经依法批准后,由被征收土地所在地的市、县人民政府组织实施,并将批准征地机关、批准文号、征收土地的用途、范围、面积以及征地补偿标准、农业人员安置办法和办理征地补偿的期限等,在被征收土地所在地的乡(镇)、村予以公告。国土资源部令(第10号)《征用土地公告办法》第十四条规定,未依法进行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的,被征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农村村民或者其他权利人有权依法要求公告,有权拒绝办理征地补偿、安置手续。依据上述规定,市、县人民政府是集体土地征收与补偿安置的法定行政主体,即市、县人民政府有权代表国家组织实施征收,也同时负有补偿安置的法定职责。本案中,被告合肥市人民政府是涉案土地的征收主体,也同时负有补偿安置的法定职责,是本案适格的法定补偿安置主体。

第二、本案并非对补偿标准存在争议,而是被告没有全面、及时履行法定补偿安置职责。

根据以上规定,虽未明确与被征收人不能达成一致的情况下,负责征收补偿安置工作的市、县人民政府应以自己的名义依法作出补偿决定,但此种情形并不能成为市、县人民政府怠于履行征收补偿安置义务的理由。征收补偿应当遵循及时补偿原则,不能迟迟拖延,损害被征收人获得补偿安置的合法权益。本案中,原告早在20171122日向被告交付涉案房屋和土地,截止目前被告仅向原告发放青苗补助费156元、自谋职业费12000元以及过渡费5000元,而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房屋补偿与安置、企业停产停业损失等最重要的补偿安置均未达成一致,一审法院偷换概念将不能达成补偿安置协议变换成对补偿标准存在争议,属于事实认定错误。再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对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的标准有异议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协调。本案中,原告并非对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的标准有异议,而是对被告没有全面、及时履行补偿安置的法定职责有异议。此外,被告批准制定的征地补偿安置方案也未向被征收土地所在地的乡镇进行公告,更未征求被征收土地所在地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的意见,显然违法的。对于违法的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当然没有遵循的必要,更无从谈起对补偿标准有异议。

另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被征收人只需持土地权属证明办理征收补偿登记,又根据《合肥市征收集体所有土地办法 》(政府令 136 )第四条第(二)规定,市征地事务机构会同区劳动保障部门、拟征土地所在地公安派出所,开展对拟征土地的权属、地类、面积、涉及农业人口以及地上附着物权属、种类、数量等现状调查,调查结果需经被征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村民委员会、社区居民委员会,以下统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农户和地上附着物所有权人共同确认。该法第十二条规定,安置人口数量按照被征耕地面积除以征地前被征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人均耕地面积计算,以前征地已安置的人员不得重复计算。依据上述规定,调查审核被征收人是否重复安置是征收主体的职责,不能因为被征收人未提供“未享受拆迁安置证明”就不履行调查审核被征收人是否重复安置的法定职责,更不能以此怠于履行全面、及时征收补偿安置的法定职责。一审法院以此判定被告不履行征地补偿安置职责的原因是原告所导致,显然属于法律适用错误。

此外,一审法院认为原告诉讼请求不明确。实际上,原告诉讼请求非常明确,就是要求被告全面、及时履行征地补偿安置的法定职责,该诉讼请求包含了所有征地补偿项目,是原告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重要保障。人民法院应当主动审查本案应当补偿哪些项目,而不是要求原告提出具体补偿项目,如果原告遗漏补偿项目,难道人民法院就不予审查保护了吗,征收主体就不予补偿了吗,难道就这样侵害被征收人的合法权益吗。这显然违背行政诉讼法的立法目的,即保护行政行对人的合法权益、监督行政主体依法行政。再有一审法院认为补偿安置程序仍在进行中,不能提起诉讼。《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第四款规定,征收土地的各项费用应当自征地补偿安置方案批准之日起三个月内全额支付;《合肥市征收集体所有土地办法 》(政府令 136 )第五条第(四)规定,被征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应当自征地各项补偿费用付清之日起30日内交付被征收的土地。依据以上规定,本案中被告自2016年批准征地补偿安置方案至今,也未将全部费用支付给原告,而原告早在20171122日就交付被征收的土地。这难道不是被告违法怠于履行征地补偿安置的法定职责的最重要的证据之一吗。

第三、本案与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行申8850号行政裁定极为类似,二审法院应当参照裁判本案。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的裁定严重脱离事实、背离法律,违背“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行政诉讼法基本原则,望你院查明事实,正确适用法律,公正裁判。

 

此致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王道梅 钟以兵

2020124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15655185500
浏览手机站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12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