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合肥诉讼网关键词找到我们!

律师文书

镜湖区政府房屋征收决定一案行政再审申请书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4/11     浏览次数:    
行政再审申请书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朱红莲,女,汉族,住安徽省芜湖市镜湖区

   委托代理人:李祖斌,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芜湖市镜湖区人民政府,住所地安徽省芜湖市镜湖区

   再审申请人朱红莲诉被申请人芜湖市镜湖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镜湖区政府)房屋征收决定一案,朱红莲不服安徽省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皖02行初49号行政判决、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皖行终1484号行政判决,依据《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第(二)、(四)、(五)项之规定,申请再审。

   再审请求:
   1、判令撤销安徽省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皖02行初49号行政判决、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皖行终1484号行政判决,改判撤销镜湖区政府《房屋征收决定》(2019年第1号);
   2、判令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事实与理由:
   2019年7月23日,朱红莲向安徽省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诉请撤销镜湖区政府《房屋征收决定》(2019年第1号),2019年11月8日安徽省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9)皖02行初49号行政判决,驳回朱红莲的诉讼请求。朱红莲不服上诉于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20年2月26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9)皖行终1484号行政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朱红莲认为,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二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程序违法,且有新的证据证明镜湖区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2019年第1号)程序违法。因此,朱红莲申请再审具体理由为以下四点:
   第一、一、二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2004年修正前)第八条:“城市市区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 农村和城市郊区的土地,除由法律规定属于国家所有的以外,属于农民集体所有;宅基地和自留地、自留山,属于农民集体所有”。据此,宅基地因属于农民集体所有而不能包含于城市市区之中。换言之,宅基地只能存在于农村和城市郊区,除法律规定外,自法律以下包括行政法规等不得创设性规定农村和城市郊区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下列土地属于全民所有即国家所有:(五)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全部成员转为城镇居民的,原属于其成员集体所有的土地”。据此,如果集体所有的土地直接转为国家所有的土地,显然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2004年修正前)第八条规定,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属于行政法规,不得违反其上位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2000年7月1日实施)第七十九条:“法律的效力高于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规章。行政法规的效力高于地方性法规、规章”,故违反则无效。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2004年修正前)第十条:“城市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 农村和城市郊区的土地,除由法律规定属于国家所有的以外,属于集体所有;宅基地和自留地、自留山,也属于集体所有。 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土地实行征用。 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侵占、买卖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土地。土地的使用权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转让。 一切使用土地的组织和个人必须合理地利用土地”。据此,集体所有的土地转为国家所有的土地唯一的途径是经过征收程序,且只有法律才能规定征收土地。申言之,法律以下包括行政法规等不得创设性规定征收土地。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2004年修正前)第四十三条:“任何单位和个人进行建设,需要使用土地的,必须依法申请使用国有土地......前款所称依法申请使用的国有土地包括国家所有的土地和国家征用的原属于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据此,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转变为国家所有的土地唯一的原因是建设需要,且必须经过征收程序。可见,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未经征收程序直接转为国家所有的土地明显违法。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下列土地属于全民所有即国家所有:(五)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全部成员转为城镇居民的,原属于其成员集体所有的土地”,该规定的法律原意应是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全部成员转为城镇居民的,原属于其成员集体所有的土地经过征收程序后转为国有。否则,如果直接转为国家所有的土地,显然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2004年修正前)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2004年修正前)第四十三条之规定。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国土资源部关于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第(五)项的解释意见(2005年3月4日实施):“一、该项规定,是指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土地被依法征收后,其成员随土地征收已经全部转为城镇居民,该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剩余的少量集体土地可以依法征收为国家所有”。该解释意见也规定必须经过征收程序 集体所有的土地才能转为国家所有的土地,客观上印证了以上法律解释的正确性。
   本案中,朱红莲原系芜湖市新芜区陡门口自然村村民,其持有的集体土地使用权证记载朱红莲房屋占用的土地属于弋矶山行政村所有,陡门口自然村隶属于弋矶山行政村。故朱红莲房屋占用的土地是朱红莲的宅基地,属于集体所有的土地。2002年5月15日,芜湖市国土资源局向芜湖市人民政府提交芜土(2002)39号《关于依法将市镜湖、新芜、马塘区境内部分零星集体所有土地收为国有的请示》,同年6月3日,芜湖市人民政府批示同意。朱红莲房屋占用的土地在上述请示范围内。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和法律解释,集体所有的土地必须经过征收程序才能转为国家所有的土地。但朱红莲房屋占用的土地显然没有经过征收程序,故朱红莲房屋占用的土地仍然是集体所有的土地。安徽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办法第四十二条:“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耕地被征用完后,原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全部成员转为城镇居民的,其余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由原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使用;建设项目占用该土地时,应当按照征地办法和标准给予原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补偿”。据此,该条文规定应当按照征地办法和标准给予原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补偿。换言之,原集体所有的土地转为国家所有的土地应当经过征收程序。申言之,原集体所有的土地上的房屋补偿也应当按照征地办法和标准给予房屋所有者补偿。而朱红莲的房屋就属于此种情况。
一审法院认为镜湖区政府提供的芜土(2002)39号《关于依法将市镜湖、新芜、马塘区境内部分零星集体所有土地收为国有的请示》的证据可以证明案涉地块2002年土地性质已经转为国有,但该证据并不能证明案涉地块经过征收程序,而实际上查明也确实未经过征收程序。一审法院显然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第(五)项的规定,无需经过征收程序集体所有的土地直接可转为国家所有的土地,这是对该条文的严重曲解,违背了该条文的法律愿意,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二审法院认为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国土资源部关于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第(五)项的解释意见(2005年3月4日实施)对本案不适用,理由为该解释意见自2005年3月4日实施,而本案土地性质的转化发生在2002年,这显然是对该解释意见的曲解。因为即使没有该解释意见,从当时的法律规定来看,仍然可以明显得出集体所有的土地转为国家所有的土地必须经过征收程序。更为重要的是,镜湖区政府的征收房屋行为发生在2019年,而解释意见自2005年3月4日实施。换言之,解释意见自2005年3月4日实施之前,朱红莲合法权益并未受到侵害,2019年镜湖区政府的征收房屋行为发生之后,朱红莲合法权益才因镜湖区政府的违法征收房屋行为受到侵害。因此,即使《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第(五)项规定不明确,不能确定2002年案涉地块性质转化是否合法,但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一条:“为保证人民法院公正、及时审理行政案件,解决行政争议,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使职权,根据宪法,制定本法”的规定,行政诉讼法的立法目的既要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使职权又要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如果在不能确定行政机关行政行为是否合法的情形下,就放弃保护保护行政相对人合法权益,显然违背行政诉讼法立法初衷。况且,行政机关本身具有绝对优势,应当能够正确理解并适用法律。如果以法律规定不明确就放弃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使职权,则也违背行政诉讼法的立法目的。所以,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国土资源部关于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第(五)项的解释意见(2005年3月4日实施)应当适用于本案。二审法院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第(五)项的解释意见实施日期为理由,排除其适用,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根据上述结论,朱红莲房屋所在地性质仍属集体所有的土地,征收土地上的房屋应当连同土地一并征收,镜湖区政府没有征收集体所有的土地批复,且按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办法和标准征收房屋并给予补偿,明显违法。
    第二、一、二审法院应当开庭审理而未开庭,剥夺朱红莲辩论的权利,属于重大程序违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六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对没有提出新的事实、证据或者理由,合议庭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也可以不开庭审理”。本案中,二审法院没有询问朱红莲,且朱红莲提出新的证据和理由,即镜湖区政府没有对征收房屋行为进行合法性审查。疫情期间,朱红莲申请中止审理,二审法院也未理会,径行书面审理作出判决,致使朱红莲无法充分表达意见,剥夺了其辩论的权利。
   第三、镜湖区政府未对征收房屋的行为进行合法性审查,严重违反行政决策程序。
《芜湖市重大行政决策程序规定》(政府令56号)第八条:“本规定所称重大行政决策是指市、县(区)政府对涉及本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与人民群众切身利益密切相关的重大事项作出决定的活动。重大行政决策应当包括下列事项:(十一)其他事关经济社会发展、社会分配调节、保障和改善民生等需要政府决策的重大事项”。第三十一条:“重大行政决策作出之前,决策承办单位应当在下列时段提交政府法制部门进行合法性审查:(一)重大行政决策方案(草案)经充分协调之后;(二)重大行政决策方案(草案)在提请政府常务会议或者全体会议审议之前”。本案中,征收房屋决定系基于棚户区改造项目,涉及镜湖区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与人民群众切身利益密切相关的重大事项。因此,征收房屋决定属于重大行政决策,且镜湖区政府未进行合法性审查,即没有提交证据,即法律意见书。故镜湖区政府征收房屋的行为严重违反行政决策程序,违反法律规定。
   第四、镜湖区政府的行为严重损害朱红莲的合法权益。
   朱红莲一户六口人,现有宅基地面积76.14平米(土地使用权证记载)。按照芜湖市镜湖区人民政府(2019)镜征补第012号《房屋征收补偿决定》规定,朱红莲获得房屋价值补偿197295元,或者产权调换63.77平米,调换房屋价值450089元。换言之,朱红莲要想获得63.77平米房屋,还需向镜湖区政府支付252794元,否则朱红莲只能获得29.95平米,与现有宅基地面积76.14平米差距甚大,而且该63.77平米房屋并非原地产权调换,而是距离原地7公里处。如此,朱红莲一户六口人只能居住在距离原地7公里处的29.95平米房屋里,其拥挤与艰辛程度可想而知。如果原地产权调换,朱红莲一户六口人只能居住在19平米的房屋里,居住环境更加艰苦。棚户区改造本身是惠民措施,然而朱红莲一户六口人不但没有享受到政策红利,反而不如以前的住房条件,这与我国法律、政策规定的征收土地和房屋不得降低被征收人原有生活水平完全违背。如果按照《芜湖市市区集体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暂行办法》(芜政办(2018)18号)补偿安置标准,朱红莲的合法权益才能获得保障,其获得安置的面积则可以保障全家六口人的住房利益。因此,朱红莲起诉的根本原因在于镜湖区政府违法征收房屋,损害其合法权益,不得已而为之。一审法院认为朱红莲起诉没有实际利益,与事实不符。
   综上所述,镜湖区政府违法征收房屋,致使朱红莲合法权益遭受重大损害。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二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违法法定程序导致朱红莲合法权益得不到维护。鉴于此,朱红莲向你院申请再审。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再审申请人:朱红莲
                              2020年04月10日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15655185500
浏览手机站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12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