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合肥诉讼网关键词找到我们!

行业前沿

征收农民土地应公平合理补偿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8-11-29     浏览次数:    

土地是农民耐以生存的根本,可是有朝一日,政府要拿走农民的根本,农民应当怎办呢。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征收土地用于国家建设,其目的也是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这是长期目目标,然而短期目标则是失地农民不能降低原有的生活质量。因此,这就涉及到给予农民公平合理的征地补偿。法治国家,就要依法办事,不能行政权一家独大,否则权力会遭到滥用,必然会假公济私损害公民合法利益。很多地方政府因上位法很不明确,导致征地补偿标准千奇百怪,农民的合法利益遭到损害,这是要不得的。

《民法总则》第一百一十七条 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依照法律规定的权限和程序征收、征用不动产或者动产的,应当给予公平、合理的补偿。

《物权法》第四十二条 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依照法律规定的权限和程序可以征收集体所有的土地和单位、个人的房屋及其他不动产。

征收集体所有的土地,应当依法足额支付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等费用,安排被征地农民的社会保障费用,保障被征地农民的生活,维护被征地农民的合法权益。

征收单位、个人的房屋及其他不动产,应当依法给予拆迁补偿,维护被征收人的合法权益;征收个人住宅的,还应当保障被征收人的居住条件。

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贪污、挪用、私分、截留、拖欠征收补偿费等费用。

这些法律规定都要求对农民进行公平合理的征收补偿。因此,有必要界定何为公平合理。

公平是社会基本价值判断标准,其要旨在于平衡利益。对于征收土地而言,就是要平衡五种利益,即国家利益与公共利益、国家利益与个人利益、公共利益与个人利益、长期利益与短期利益、经济利益与生态利益。

就国家利益与公共利益而言,国家利益代表国家意志,即是统治阶级意志。公共利益或者社会利益是代表社会主体的意志,社会主体有职业人、社团、家庭、企业等,当然国家是最大的社会主体,但自国家产生的那刻起,便脱离社会而凌驾于社会之上,国家与社会是对立同一关系。凌驾于社会之上的国家行使权力如果无所限制,则会导致社会的动荡,而社会主体也会联合起来反对国家。因此,政府在征收土地是应严格依法进行,才能防止权力滥用。因为现代法律就是指国家法,法律主观价值在于控制国家权力,客观价值在于维护公民权利,无论是公法还是私法皆是如此。

就国家利益与个人利益而言,国家归根结底是个人意志的集合,而现实中国家是否能够反映民意,关键在于立法。法律是将公民意志上升为国家意志。因此,科学、民主立法是确保国家利益与个人利益一致性的关键保障。政府征收土地依据的法律必须是良法,否则必然损害农民的利益。目前而言,我们国家的法律过于原则,难以有效实施,尤其行政法,这对于政府实际上赋予了更大的无限制的权利。

就公共利益与个人利益而言,公共利益是个人利益的特定化,在这一点上二者是一致的。但特定化的个人利益毕竟不是人利益,有其自身特有的属性,即公共利益是个人利益中的共同部分,不是个人利益的全部。因此,平衡二者利益的关键在于个人利益细分,将细分利益归类上升为公益,如此二者可以兼顾。所以,对被征收土地农民的利益进行细分,区分共同利益与特殊利益,既可以保护了农民群体利益,又照顾了个别农民的特殊利益,达到平衡公共利益与个人利益的效果。

就长期利益与短期利益而言,长期利益是征收农民土地通过建设为农民带了的实惠,这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短期利益则是农民获得的补偿。平衡的关键在于农民的短期利益能否和长期利益挂钩,否则短期利益必须最大化,农民才能获得心理的平衡。

就经济利益与生态利益而言,征收农民土地不能只考虑经济利益,也要兼顾生态利益,这里的生态利益既是环境生态也是生活生态。农民不光要获得经济补偿,也要在接下来的生活中能够过得幸福。所以,政府要对失地农民做好安置工作。

以上是公平补偿,同时补偿也要合理,合理是对公平补偿的微调。公平不是绝对的,所以公平的同时要追求效力,但效率往往会导致不公平。因此,这就涉及到比例原则,比例原则是行政法“帝王原则”,是合理性之一。所以,有效率的公平才是真正的公平。

政府征收农民土地给予公平合理补偿,利国利民,关乎发展、稳定的大局,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精准扶贫的客观要求,党和政府必须高度重视。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15655185500
浏览手机站